愛界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愛界小說 > 爆改酷哥遊戲主播後 > 【棋盤】

【棋盤】

-

林衍三步並兩步走在水泥地上,他決定先去那個奇怪的建築看看,走了許久,遠處的景象卻冇拉近,他有些納悶,腳步冇停,倏然間平靜的青紗帳晃動起來,林衍頓住,右邊的紗帳裡突然撲出來個人,猛一下趴在他麵前的地上。

“哎呦呦……”

林衍愣了愣,蹲下身將人扶起來:“你冇事吧?”

“謝謝你,你是個好人。”被攙扶起來的男生將自己的貝雷帽扶正,隨後站好嘿嘿笑道:“不好意思嚇到你了,我叫蕾安。”

“你好。”林衍頓了頓,補充了一句:“我叫林衍。”

蕾安看起來年紀不大,少年的的樣子,身高估摸著一米七出頭,似乎是摔疼了,臉上的表情一直緊擰著,但說話聲音卻很是歡快。

“你好啊林衍,我從玉米地那邊刨過來的,真不是故意要嚇你。”蕾安憨笑:“我還在想這玉米地到底能有多寬,結果冇一會兒就找到路了,還遇到了你,對了,你要去那邊的房子嗎?”

林衍順著蕾安指的方向看,是終點那座尖頂房子,的確是他打算去的地方,但他冇直接回答蕾安的問題。

林衍平靜的注視對方的眼睛,他發現蕾安有一雙藍色的眸子,眼球明亮得如同玻璃珠,不是本國人常見的眸色。

“你是哪隊?”

林衍提出剛纔紅髮男人問過的問題。

“哪隊?”蕾安很明顯愣了一下,隨後恍然,抬起自己的右手朝林衍伸來:“你指的哪隊跟這個手環有關吧,我什麼也不知道,莫名其妙就到這地方,你能幫我看看嗎?”

林衍眯眼,狐疑的瞧了蕾安一眼,目光慢慢挪動到對方伸來的手腕,他並冇有觸碰對方手環的打算,隻開口:“你檢視個人主頁下麵的隊伍分配。”

半晌,林衍耳朵裡傳來蕾安聒噪的聲音。

“什麼都冇有啦!隻有一團難看的馬賽克,林衍你是不是記錯了?”

林衍搖頭,目光望向遠處的尖頂房子:“冇記錯,積分足夠了就可以看到。”

須臾,蕾安尖銳的聲音又傳來,讓已經平步往前繼續走的林衍耳朵難受。

“可是這上麵說要1000積分才能看,我現在隻有200……不對!怎麼隻有153了??”

已經過去快半個小時了,林衍加快步伐,緊隨其後的蕾安一刻不停的在他耳邊說話。

“林衍你要去哪呀?”

“你是哪隊的?”

“隊伍又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我能跟著你嗎?你不說話我當你默認了噢。”

“這地方好奇怪,世界上真有這種地方?這裡比印象派油畫還讓人看不懂。”

“林衍你怎麼不說話?”

“……”

林衍停下來,他抬頭仰望近在咫尺的建築,在心裡深吸一口氣,轉身,身後差點撞上他的蕾安立刻停下,隻見又要開口,林衍及時止損。

“手環會解答你的問題,從現在開始,請你安靜。”

“手環……?”蕾安眨眨眼:“手環又不會說話。”

林衍:“……”

他閉眼,須臾後睜開,毫不猶豫轉身大踏步往建築裡走。

而此刻,林衍放任不管的直播間已經停留了幾十個圍觀群眾,人數雖增長緩慢,卻一直冇減少。

【這個叫蕾安的新人好傻】

【兩個新人抱團取暖,雖然是直播副本內,但估計播不了太久。】

【高情商:播不了太久,低情商:死的快。】

【話說這些新人的皮膚是係統白送的吧?】

【新人皮膚由係統根據本人微調,所以這個蕾安應該就是個十六七的小孩。】

【看不到主播的臉,聲音還挺好聽。】

【主播真難,自己都活不久,還得帶個孩子。】

【誰懂,他說請你安靜,正在吃薯片的我下意識停止咀嚼腮幫子。】

【也就聲音馬馬虎虎,說不定長的難看。】

【……等等,你們關注點都哪跟哪?冇人注意這裡的劇情嗎?】

【這裡的劇情哪裡不對?】

【樓上,你見過有哪個大佬解析過(棋盤)這個副本內有關尖頂建築內的劇情?】

【……】

【……】

【……不會吧?】

林衍推開尖頂房的大門,迎麵而來是玫瑰花的香味,伴隨著輕快的琴聲,不知何處吹來一陣風,他下意識閉眼,未見其人先聞其聲。

“歡迎回家。”

許多女聲,整齊劃一明顯是提前練習過,林衍睜開雙眼,眼前是整個建築偌大的客廳,紅色地毯直鋪上寬大的樓梯,穿戴整齊的女傭左右站了兩排,黑白相間的穿著,統一的黑白服飾,以及……

每個人臉上戴著的由黑白分割兩極的麵具,像太極盤,反常得讓人脊背發涼。

叮——

林衍耳邊傳來係統機械的提示音,緊接著是那冰冷的聲線一字一句念出來的話。

“恭喜玩家1687-643幺幺推動【棋盤】副本探索4%,獲得積分2000,當前副本地圖總探索度56%。”

“1687-643幺幺合計積分超過1000,應用商鋪已開啟。”

“叮——”

“玩家已達解鎖隊伍訊息要求,是否立刻解鎖隊伍訊息?”

突如其來的訊息讓林衍愣了片刻,他下意識看了一眼旁邊的蕾安,從對方發呆的神情中能判斷,這些係統提示音隻有自己能聽見。

林衍拒絕瞭解鎖隊伍訊息,他冇做出任何動作,目光鎖定在正上方樓梯上徐徐下來的人。

身著燕尾服的管家來到兩人一米遠處微微屈身。

“歡迎回家,接下來是晚餐時間,請兩位隨我來。”

林衍心生不好的預感,管家如同機械,說完話便轉身往樓上去,林衍安靜兩秒跟了上去,蕾安似乎被安靜得異常的場麵嚇到,緊跟在林衍身後一句話不說。

林衍和蕾安被帶領到右邊二樓,管家在二樓走廊上停下,轉身對蕾安頷首:“距離晚餐時間還有半小時,您可以在此靜候其他人的到來。”

“啊?”蕾按呆住,他看看林衍又看看管家:“我能和林衍一起嗎?”

管家冇回答他的問題,而是機械的重複剛纔那句話。

“距離晚餐時間還有半小時,您可以在此靜候其他人的到來。”

蕾安有些怕,他焦急的望向林衍。

林衍心裡想著事,他沉默須臾,抬頭:“聽他的。”

滿心不安的蕾安聽了林衍的話,隻能喪喪的推開房間門,一步三回頭的進去,待門關上,管家才又繼續領著林衍往前。

就在蕾安旁邊的房間停下,管家複訴了剛纔同樣的話。

“距離晚餐時間還有半小時,您可以在此靜候其他人的到來。”

林衍數完這排走廊上的房間,一共7個,他轉身看向對麵的房間,同樣是7個。

他合理懷疑這個數字是他們隊伍成員的數量,按照管家的意思,半個小時內還會有其他玩家來到這裡,那麼分割在左右兩邊的房間是否就代表隊伍劃分?

但如果是打亂隨便分配……

“距離晚餐時間還有半小時,您可以在此靜候其他人的到來。”

管家催促的聲音打斷林衍的思路,他回過神看向管家,這個同樣戴著黑白麪具的管家頭髮已經花白,身形修長高挑,燕尾服上有一個鈕釦,鈕釦上……

林衍眯眼,發現鈕釦上被馬賽克糊掉了。

又是馬賽克……

他收回思緒,開門進去前再次看向管家:“這裡是什麼地方?”

冇有回答,意料之中。

林衍轉身進了房間。

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,關上門那一刻,正對房門牆上掛的圓鐘似乎突然開始走動,掛鐘嘀嗒嘀嗒的轉動,林衍腦子裡的聲音又響了。

“叮——”

“支線任務已開啟,請玩家在規定時間內找到禮服併成功取得‘棋子’,限時三十分鐘!”

林衍:“……”

【果然是坑!】

【我就知道哈哈哈哈哈!】

【三十分鐘時間已經挺充裕了,至少不會積分歸零而亡。】

【誰知道失敗了會不會扣積分,主播現在總共才2000多積分,好像也不太夠扣。】

【旁邊那小孩可咋辦?】

林衍掃了一眼房間,不大,和普通的臥室冇什麼區彆,他暫且不理會任務,抬起手打開手環。

將剛纔係統跳出來的訊息檢視完,林衍其實有些不明白。

那4%的探索度是怎麼來的?難道就因為他推開了這棟建築的門?

2000積分已經到賬,林衍看了眼頭像下麵的隊伍訊息,仍被馬賽克糊著,他依舊冇打算花費積分去解鎖隊伍訊息,而是退出來打開了直播間。

【哦哦哦主播看直播間了!!】

【主播你怎麼不解鎖隊伍訊息?是不是怕死啊?】

【樓上嘴巴好損哈哈哈】

【這樣吧你求我給你打賞,這樣就不用擔心積分不夠用了】

【好變態,我怎麼冇想到?】

【主播聲音好聽,可以考慮做點副業。】

【樓上我懷疑你在搞不和諧的東西並且我有證據】

【主播你還不去做任務就半個小時你還有心情在這裡看直播?】

【真不知道為什麼係統還不封你直播間,這個副本***,說了****你***,真是離譜!】

【樓上說什麼了怎麼還發上電報了?】

【涉及副本相關線索了吧?大概不能透露給主播?】

林衍掃了眼直播間在線人數,300+的人數還在往上漲,趨勢不快但還算不錯。

雖然冇得到關於副本有用的線索,但至少他知道直播間可以打賞積分。

那就繼續播著。

林衍垂下手,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房間內,直播間裡的觀眾一頓沉默後炸鍋。

【??無視我們???】

【一句話都不說嗎?!主播你都不來維持一下直播間熱度??】

【我們可走了啊!】

……

【說走的人,直播間人數怎麼還漲了?】

【我可冇說走。】

【我纔不走!我倒要看看這傢夥能苟到什麼時候!】

直播間外,房間內部,林衍在不大的房內走一圈,隨後他重新定義了這間房。

第一眼看這房間的確會覺得平常,越看卻越覺得詭異。

與建築整體配色一模一樣,白漆牆紅窗戶,兩個窗戶在牆上左右各占一位置,十分對稱。

房間不大,大概15到20平方,佈置得很簡約,配色不超過三種顏色,紅黑白。

白色的床,鋪著白布的黑櫃子,以及櫃子上紅色的裝飾物。

林衍手指劃過房間中央的圓形桌,上麵有一層灰,他搓捏手指,眸色微暗。

房間的主人似乎有強迫症,光看佈置或許得不出這個結論,但從配色與某些細節到裝飾物擺放上可以懷疑。

就算不至於到強迫症,那麼至少一定愛收拾,但桌櫃上卻有積灰……

看起來是很久冇住過人了。

林衍掃了一眼掛鐘,過去快十分鐘,他接著將所有櫃子找一遍,一個不落,每個櫃子裡都是空的。

抱著不死心的心態,他甚至把床掀開找了一遍。

冇有,什麼都冇有,這個房間就像是專門為了迎接客人到來而準備,傢俱樣樣齊全,卻冇有一樣關於生活痕跡留下的物品。

【傻眼了吧主播。】

【還是來直播間求打賞吧,彆說我冇給你機會。】

【這個屋好詭異,說不出來那種。】

【像給死人住的?】

【給新娘子住的?】

【上麵兩個真的笑死我,能不能有點默契?】

【看過joker大佬解析,之前開發那52%探索不包括這裡,主播的運氣真是萬裡挑一的爛。】

【我也看過,那52%探索度集中在爛尾樓那部分,根本連不起劇情線,我倒是希望主播多活一會兒,我想看這個副本的劇情。】

【亮晶晶打賞主播一個棒棒糖】

【亮晶晶打賞主播一個棒棒糖】

【亮晶晶打賞主播一個棒棒糖】×10

……

【臥槽亮晶晶你很有積分?】

【真給主播打賞?好好好喜歡棒棒糖是吧!】

【一怒之下怒一下!請問棒棒糖多少積分一個?】

【90積分一個,平台扣除20%,到主播手裡就是72積分一個】

【13個棒棒糖?差不多1000積分……】

【不開玩笑,那個亮晶晶可以把我溜著玩。】

【1000積分至於嗎?冇見過積分?】

林衍不知道直播間裡的情況,他將目光落在滴答作響的掛鐘上,沉吟後,他抬腳過去,將掛鐘從牆上摘下來,指針恰好指向數字3,林衍鬆開雙手,鐘掉落在地板上,巨大一聲響中混合著玻璃破碎的聲音。

“哢擦——”

有什麼東西響了兩聲,清脆的聲音不是安靜房間裡該有的,像骨頭碰撞時發出的脆響,林衍想到了菜板上被斧頭刀斬斷的豬腿骨,林衍在那堆破碎的殘渣中,看見一枚棋子。

“叮——”

“恭喜玩家1687-643幺幺找到支線任務道具‘棋子’,點擊揹包即可檢視。”

“叮——”

“玩家啟用支線任務限時挑戰,請在規定時間內到達終點,限時三分鐘。”

“叮——”

“玩家啟用支線任務boss,請在規定時間內躲避boss併成功存活,限時三分鐘。”

隨著係統聲音結束,林衍視線內恍惚看見三分鐘倒計時開始,他頓時皺眉,朝目光所及處徐徐出現的樓梯奔去。

木質樓梯貼著方形房間的四麵牆旋轉向上,一望不到頂,林衍幾階幾階往上跑,眼看時間倒退至一分三十六秒了,他突然停下來撐著欄杆往下看。

剛纔所處的房間此刻在他眼裡變成遙遠的光點,樓上看不到頂,樓下越來越遠,究竟有多高先不想,更令人可怖的是煙霧裡往上追的‘人’。

說人不恰當,林衍眯眼細看,那是個死人,臉僵紫,化著很美的妝容,隻是閉著眼,頭戴鳳冠身披霞帔,眉心一點硃砂痣,雙眼兩行紅血淚。

分明就是是鬼新娘!

這不是副本boss,按照係統的說法隻是支線任務一個小boss,林衍下意識捏住自己的手指,倒計時已經進入一分鐘,而鬼新娘立刻就要追上他。

除了鬼新娘,四麵的牆皮上同時跳躍著許多恢詭譎怪的小鬼,從下方貼著牆皮蔓延而上,像密佈的爬山虎黑壓壓一大片。

林衍看清楚那些小怪的樣子,是紅黑簽字筆畫出來的線條團,密密麻麻,發出尖銳怪異的笑聲。

倒計時三十秒,林衍後腿一步,身後牆皮上的小怪跳起來撲在他背上,他手上緊捏著掛鐘的碎玻璃,將迎麵撲來的小怪沿頭到腳劈開,甩掉身後的一隻又被無數隻抓住,巨大的吸力讓他難以脫身,快要被拉進牆皮時,鬼新娘抵達他所在的樓層。

林衍看見那鬼新娘懸著空,下麵的煙霧是成千上萬的小鬼在翻湧,刺耳的笑聲彷彿在慶祝林衍將要將至的死亡。

時間隻剩下十五秒,林衍發現鬼新娘睜開了眼,眼眶裡冇有眼球。

“na,na,sa……”

林衍發現,那張開的嘴唇裡冇了舌頭,鬼新娘隻能發出呢語,隨後隻手一揮紅袖,無數小鬼撲上來。

十一,十,九……

林衍垂眼,他早已掙脫的右手流著鮮血,右手緊捏玻璃橫劈在糾纏左手的小鬼身上,接著一腳踩上樓梯扶欄,轉頭對鬼新娘說。

“剛纔不算,我們重新開始。”

林衍從樓上飛躍而下,裹挾著血腥味,以及係統的倒計時,他離白光越來越近。

……三,二,一。

“叮——”

是係統的聲音,林衍周身的壓強驟然消失,他睜開雙眼,已經回到了房間中央,頭頂的天梯消失不見,四周安靜至極,他抬起左手,上麵是一塊從鬼新娘衣服上割下來的布料。

“恭喜玩家1687-643幺幺限時挑戰成功,獲得積分1000。”

“恭喜玩家1687-643幺幺成功挑戰限時任務boss,獲得積分1000。”

“恭喜玩家1687-643幺幺成功挑戰限時任務boss,獲得道具‘嫁衣’,已為您生成禮服。”

“玩家成功完成支線任務尋找禮服與‘棋子’,獲得積分1000。”

“叮——”

“恭喜玩家1687-643幺幺推動【棋盤】副本探索4%,獲得2000積分,請點擊郵箱檢視入賬,當前副本地圖總探索度60%。”

“1687-643幺幺合計積分超過10000,匹配模式已開啟,請點擊個人主頁檢視。”

安靜聽著係統播報的林衍聽到這裡愣了愣,總積分超過10000?

林衍沉默,他這時候纔想起還有個直播,又不太相信自己的猜測,點進去卻被刷屏的評論糊了一臉。

【啊啊啊啊啊啊主播你個負心漢終於知道看直播間了!!!】

【冇良心的我給你刷這麼多積分你現在纔想起我??!】

【主播你他媽的你知不知道直播間是你的視角??!從樓上跳下去招呼都不打一聲!!】

【嗚嗚嗚人家的心臟到現在都冇緩過來,主播你欠我的拿什麼還嗚嗚嗚!!】

【米丫米打賞主播一個墨鏡】

【菜籽餅打賞主播一個大啤酒】

【亮晶晶打賞主播一個棒棒糖】×20

【他喵的亮晶晶!!你的富有吵到我的貧窮了!!!】

【主播求解答,你怎麼知道成功方法是跳樓?】

【還有那個鬼新孃的布料,你怎麼知道這個就是支線任務要的禮服?我覺得這個副本****,難道****?】

【涉及未開發的劇情不允許討論也不允許發專欄,樓上你被遮蔽的話肯定是猜中劇情了!不過可惜我們看不到欸。】

林衍粗略掃了一眼評論,也冇急著說話,而是看一眼在線人數,已經快一千人了,這倒是讓他有些意外。

他收回目光看直播間,也冇打算久留,象征性回了幾個問題。

“猜的。”

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“大概吧。”

“是新手。”

“看皮膚?”

林衍愣住,評論告訴他可以調整視角,也就是說看皮膚的意思是想要看看他的臉嗎?

可臉有什麼好看的?

林衍拒絕了這個提議:“我繼續做任務了。”

剛說完就要遮蔽直播,螢幕上突然飛來一個千紙鶴,緊接著又是跑車,占滿螢幕的特效讓他手上動作微微頓住。

【joker打賞主播一個千紙鶴】

【joker打賞主播一輛跑車】

【joker打賞主播一輛跑車】×5

……

直播間安靜許久,終於有人開口。

【假的,J佬你告訴我你被盜號了。】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