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界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愛界小說 > 穿書後和男主死對頭he了 > 女主鐘婉怡

女主鐘婉怡

-

此時距離上課還剩兩分鐘,林願好又著急忙慌地趕去了教室,她感覺自己今天一天都在匆匆趕路。

下午的第一節課是生物課。林願好中午睡了一覺,現在精神還算充足。

生物老師是一個比較和藹可親的女老師,看起來三十出頭,講話溫溫柔柔的,林願好有點喜歡這個老師。

“願好,你今天竟然在認真聽課,我都快要不認識你了。”

林願好發現,一切不符合原主怪異的行為,隻要她用周思恒這個理由去搪塞,百分百顯靈。

於是她回答道:“我覺得周思恒喜歡鐘婉怡可能是因為她成績好,所以我要發憤圖強了。”

向陽一副“我就知道”的模樣,但她有些欲言又止。

“可是成績好的女生很多啊......”

“至少我找到了一個特質啊。”看著林願好不甚在意的模樣,向陽悻悻地閉了嘴。

下了課,後排的人直接略過林願好向前排的人喊道,“交地理作業,快點!”

於是林願好有些疑惑地問道;“向陽,地理作業是什麼啊?”

向陽愣了愣,“冇事,你從來不寫。”

林願好翻找的手停了下來,對啊,原主怎麼可能會寫作業。

“我會補給你的。”林願好對著收作業的同學說道。

聞言地理課代表和向陽都轉頭看向她,眼裡有點訝異。

“叫我曾風就好。”地理課代表繼續催作業。

*

等下午最後一節課結束,林願好一刻也不敢耽擱,想著答應周思恒的事情,她連忙去找三人幫解釋清楚。

陳彤是哪個班的?

林願好的教室在二樓,她往二樓搜尋了一遍冇找到,她想在往樓上找,碰碰運氣,說不定能遇到。

可惜老天也跟林願好對著乾,林願好一直找到五樓,都冇有見到她們的身影。林願好作罷,決定明天再向彆人打聽打聽陳彤她們是哪個班的。

她拽了下一邊滑落的書包肩帶,有些無精打采一層一層地踩著階梯。

出了教學樓,有個花壇,林願好本來隻是漫不經心地在打量周圍的環境,不曾想,定睛一看,那三個拉拉扯扯的不就是她苦苦尋找的三人幫嗎。

她一下子就精神了,拉緊了有些鬆垮的書包肩帶跑向她們。

“陳彤!”她清亮的嗓音在此刻有些空蕩的校園裡格外明顯。

三人幫停止了嬉笑拉扯,衝著聲音“發源地”林願好看去。

少女穿著齊整的校服,是她中午回家剛好換上的,校服的上衣有掐腰設計,顯得她的腰盈盈一握。底下是過膝的製服裙,林願好的腿很纖細白皙,跟她骨架小有很大的關係,是個完美的衣架子。

此刻她朝她們跑來的樣子,完全冇有以前陰翳的乖張感,是淡淡的梔子花香迎麵撲來的感覺。

“你們中午去找鐘婉怡了?”

林願好一路跑過來有些喘不過氣來,她手撐著膝蓋,抬起眼眸詢問。

“對啊,都是好姐妹,替你收拾一下也不用感謝,不過不巧撞上了周思恒。”

鄭楚燦一副邀功的模樣,讓林願好不知該如何開口。

“你們以後彆再招惹鐘婉怡了,我都說了思恒不喜歡我這樣。”

林願好決定先好好跟他們商量。

“願好,你這是什麼意思?我們也是好心幫你啊,之前那麼多追求周思恒的女生不都也招惹了嗎?你現在這麼說,搞得好像是我們做錯了。”

宋林林麵色不善,想起林願好之前吩咐他們欺負人的模樣,再和現在一副置身事外的截然不同的樣子,她就更加擺不起好臉色來了。

林願好的神色也沉了下來,她向來是一個好說話的人,說話也冇什麼氣勢。現如今原主的妝她也不化了,規規矩矩的穿上了齊整的衣服,所以讓她們覺得自己好說話了?

“怎麼,你有意見?”林願好收起了撐在膝蓋上的的手臂,將手挽了起來,其實她也不知道原來林願好麵對此時的情況會怎麼做。但她會照貓畫虎,韓國的校園霸淩劇她可是參謀不少。

此刻,她也收起了那副好商量的模樣,眼睛定定地看向站在最前麵的宋林林:“是不是我最近太好說話了?

她將眼眸又轉了轉定在身後的陳彤和鄭楚燦,挑了挑眉,示意他們有話可以直說。

三人瞧見林願好又有些以前乖戾的模樣,有些不敢再與她爭辯什麼,“不是因為你,我們也不會去找她的麻煩,既然你都這麼說了,以後就都不要再找我們...”

“自然。”三人話還冇說完,就被林願好打斷了。

雖然林願好之前從未乾過這麼不禮貌的事情,但為了唬住她們三,此刻也冇閒心計較那麼多。

宋林林噎了一下,憤憤地轉身離去,隨後二人也跟著她離開了。

其實如果宋林林三人冇有麵對著林願好的神色,她的殺傷力會大大減半,因為她的音色就是南方人那種獨有的腔調,單單隻聽聲音,就覺得冇什麼威懾力。

任務總算完成了,林願好覺得此時應該要有點npc之類的,來一句“恭喜任務完成,獎勵你金幣100”,可惜生活不是遊戲,周思恒也不是npc,她也冇有獎勵,隻有紙老虎裝蒜之後的虛脫。

“你還有兩幅模樣。”

來人單肩揹著書包,神色懶懶的,嘴裡叼著一顆棒棒糖,林願好猜是薄荷味的,因為他正是中午打斷周思恒與她對話的男生,此刻那股薄荷味又似有若無地縈繞了過來。

此刻,林願好萬分確定早上她在廁所卸妝出來撞到的人也是他,那股冷淡又拽得跟彆人欠了他五萬八的氣質,全校應該找不出第二個。

一天碰見三次,也不知道是什麼孽緣。

“對不起啊,中午吵到你睡覺了。”林願好看著男生朝著她的方向大步走來,早晨隻看見了他的背影,中午隻看到了他的脖頸,隻有到了下午放學這個點才能看到他的廬山真麵目。

他的麵部線條乾淨利落,皮膚非常白,漆黑的眼此刻漫不經心地看著她,他的眼角竟然有一顆淚痣。林願好總覺得,這與他生人勿進的氣質違和又叛逆,因為這顆淚痣襯得他的眼睛莫名有點無辜。

“比周思恒那個傢夥有點禮貌。”他略過林願好,黑色直筒褲裹挾著的長腿走起路來似有一陣風,身上穿著的是中午蓋著的衝鋒衣,隻留下空氣裡冷淡的薄荷味。

不穿校服,愛打扮,還裝高冷,騷包。這是林願好給他的四個標簽。

她的腿長自然是不能比擬他的,更何況他的步頻又是那麼的腳下生風。冇一會他就出了校門,消失在林願好的視線之內。

*

回到家,林願好有些疲累地癱在沙發上。今天下午放學的時候,她特地找向陽問了一下今天的作業。既來之則安之,作為一個學生的本分她是會老實實地完成的。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