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界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愛界小說 > 今天你氪命了嗎 > 相約副本聚眾吃飯

相約副本聚眾吃飯

-

所謂福利本,就是幾乎不存在生命危險,能夠讓人輕鬆通關的同時,還會得到豐厚獎勵的副本。

但也會有特殊情況。

“嘭!”

一把菜刀擦著臉側飛過,直直插進了前方的牆裡。

青年立馬急轉彎,頭也不回繼續逃。

大概幾分鐘前,他醒來發現在自己身處案板之上。

幾個修女圍成一圈,低頭湊近他。

當時腦子可能還不清醒,但本能已經讓他下意識歪過頭去。

一把菜刀就那樣劈下來,剁在他耳邊。

好傢夥。

頭腦頓時清醒了,腿腳也利索了,他用瞬間的爆發力撞開修女就往門外衝。

然而那幾個金剛修女提著衣襬“咚咚咚咚”,飛一般很快就從後麵追上來。

橫劈豎砍,左右包抄。

他躲閃得好生辛苦。

體力馬上也快見底了,就在他以為自己將要葬送於亂刀之下的時候……

他的雙.腿突然覺醒了一般,哢哢大步掄起來!

逃跑的速度陡然加快,眨眼間他整個人也“唰”地竄出好遠。

“???”

可能,這就是人死到臨頭激發出的無限潛力吧。

他來不及多想,隻是感覺到身後修女逐漸被甩開,於是稍稍鬆了口氣——

就看見前方拐角走出來一個男人。

鬆的氣剩一半梗在嗓子眼,剛以為逃脫昇天的心又瞬間揪起。

跌宕起伏的情緒體現在腳上就是險些打結人仰馬翻。

“……”謝庭月沉默地看著青年一個人就折騰出浩浩蕩蕩的氣勢,旋風似的避開他往另一邊逃了。

“……速度是挺快。”

模樣是挺狼狽,但這小子的逃跑路線,看起來就像是知道要怎麼走。

修女已經追到麵前,他來不及再多點評兩句,直接站在走廊中央擋住了她們。

“停下。”

修女毫不猶豫高高舉起菜刀,想要連著他一起劈,卻又突然卡在半空。

謝庭月掃了一眼進度條,身份轉換已經到達70%。

有點高,不利於偽裝欺騙。

於是他身上緩緩騰出煙紅薄霧,迷宮的氣息再度加深。

這次修女明顯變得更加茫然。

謝庭月趁她們還冇反應過來,指了指逃跑的青年,又指向自己。

然後指了指修女,做出個“退”的手勢。

“我去追。”

幾個修女相互對視,似乎理解了他的意思。

她們放下菜刀微微行禮,然後轉身離開。

而那邊再次甩掉危險的青年已經不敢隨便鬆懈了,他咬著牙,終於決定再探出一點點——

變故突發。

有什麼東西攔腰將他撈起,不等他有所反抗就把他架著摁到了牆上,兩手也被禁錮在頭頂。

“彆亂動。”

低沉的男聲抵在他的耳邊。

青年不由得偏過頭去,身體仍然在奮力掙紮,卻絲毫無法撼動對方。

而謝庭月此時有些疑惑。

他湊近青年頸部聞了聞,然後頗為強勢地捏住對方下巴,把臉轉過來,盯了一會兒微微皺眉。

……感覺好像哪裡不太對?

之前那個玩家身上,應該是一股略帶清甜的木香。

怎麼這個隻沾滿了副本的惡臭。

不會是搞錯了吧?

“喂!你做什麼!”

他對青年的驚悚質問恍若未聞,隻是來來回回仔細端詳這張臉。

走廊裡光線太暗了,這麼看長得是有點像。

但是,印象裡對方氣度不凡又運籌帷幄,直到臨死時都是一副風輕雲淡笑容平靜。

他還記得最後好像有人撕心裂肺喊那個大高個兒什麼首席,聽起來對方應該還是個不錯的領袖。

眼前這個怎麼看怎麼對不上號。

“……係統。”謝庭月在心裡問,“我冇找錯人吧?”

“冇有,這位就是您需要培養的主角。”係統給出了肯定答覆。

“……哦。”聽到這,他突然想起什麼,隨即恍然大悟。

他忍不住哼笑一聲,語氣玩味,連手勁都鬆了許多,“也對,你現在還是個小孩兒,完全冇有長開。”

“???”青年瞪大眼睛,顯然認為這話說得相當冒昧。

“彆再亂動了。”

時間所剩無幾,謝庭月扛起青年警告道:“不要逼我打斷你的腿。”

隨後,不等對方有所反應,他腳下一抬一落,身影就如同鬼魅般飄忽出去。

青年隻覺得周圍場景驟然扭曲變得模糊,暈頭轉向了短短幾秒之後,他就被放下來。

“……”

而教堂大廳轉瞬已在麵前。

“快點落座。”身後的男人給了他一巴掌。

青年幾乎是被趕到座位上的,謝庭月順勢拉開了他旁邊的座位。

這個空位旁,有兩個女生,一個黑長直一個大波浪,以及一個穿衛衣的小年輕。

而對麵有白衣男、精英男、長舌男、皮膚黝黑的男人,和一對兒兄弟。

就在兩人坐下的同時,教堂鐘聲“鐺”地響起。

謝庭月視野左下角的進度條也卡著點走到了頭。

“身份轉換已完成。”頁麵彈出,上麵一行大字,“恭喜您,您現在是,玩家身份。”

“……”

確實,這種感覺很明顯。

體內的迷宮禁製似乎發生了變化,就好像有一層薄膜,模模糊糊蓋住了它。

他握了握手指,眼角餘光瞥向青年。

自打他帶著這人出現後,場上的氛圍就有了微妙變化。

而青年也突然降智了一般,縮著身子怯怯傻笑。

“……”謝庭月閉上了眼。

“咳……”

寂靜中,白衣男前傾身體,隔著桌子問青年:

“你去哪了?”

青年張了張嘴,撓著頭,“啊……我迷路了,哈哈。”

“哎呦。”

白衣男子聽完鬆了口氣,“老師找了你好半天,想著萬一你出什麼事了,那我可要怎麼和你家裡人交代。”

他一改之前的流.氓本色,眉宇間儘是擔憂,說話談吐也終於像了個人樣。

“不過一想這個副本也冇什麼危險,我隻當你是覺得無聊,四處去逛逛了。”

“啊……嗯。”

“這位小朋友,你是第一次來吧。”

黑臉男慢慢咧開嘴,露出滿嘴鑲金黃牙,“武大師這種級彆的,親自帶人可不常見,想必你肯定是個不錯的好苗子吧。”

“他確實是個好孩子。”武大師擺擺手笑道,“就是有點小個性,偶爾不太聽話。”

“有個性是好事,說明這個人是不可替代的。”精英男推了一下金邊眼鏡,雙手交叉而握。

“隻是千萬不能再亂跑了,就算是福利本,那也還是在迷宮裡,萬一真出了什麼事就不好了。”

這幾個人應當是相熟,圍繞青年你一言我一語的消磨時間。

而無論這幾個人說什麼,青年都是不失禮貌地哈哈笑著,從頭到尾冇開口說過一句話,看著侷促又靦腆。

事實上,一個人儘皆知的廢柴還能說什麼呢?

謝庭月支著額角聽得煩了,於是神情懨懨地喚道:“係統。”

“請問您有什麼需要?”

“我承認你確實有點東西。”他的目光隨意擱在虛空一點上,“但你當真能保證……”

“事成之後,讓我擺脫迷宮獲得自由?”

“當然,我向您保證。”一隻小號的畫素兔子蹦出來,“您已經親自感受過了,我們確實能夠乾擾迷宮。”

“而係統幫助主角積蓄力量,等到主角完全成長之後,我們的勝算會大大提高。”

謝庭月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,“可你們上一個主角死在我手裡了。”

“想要對抗迷宮,卻連厄難級彆的boss都過不去,讓我怎麼相信你們可以對抗迷宮之主?”

“因為他在賭。”

畫素兔子冇有絲毫猶豫地回答道:“那位成年主角不是冇能打敗您,而是他選擇在您身上賭一把。”

“賭?”謝庭月微微睜開眼,“賭什麼?”

“賭我放過他?”

“賭您會幫他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兔子揹著手仰起頭,“他用命賭一個可能,賭這座迷宮的副本裡,尚還有人存在理智。”

“那可真是一場豪賭。”

謝庭月坐直了身體,目光移向旁邊還在傻笑的青年,忍不住冷笑一聲。

“但凡他當時稍微走錯門,我隔壁可就是個想要殺光玩家的瘋子。”

“我們的救世主運氣一向很好,他想找到的就一定會找到。”小兔子飄到他眼前,揮了揮小手。

“所以您是答應接受培養主角的任務了嗎?”

“不是接受任務,這是筆交易。”謝庭月盯著它,“希望你們最後能信守諾言,否則,我會親手殺了他。”

“冇有問題。”

“好了各位流浪者!”

不知何時出去的神父這會兒又回來了,“很抱歉,讓大家久等了。”

“主廚剛剛通知,今天的菜品稍微換新了,這是才做出的臨時更改。”

見到他出來,餐桌上的氛圍忽而一變。

冇人再說話了,全都直勾勾地盯著他。

有的人臉上笑意還冇散去,表情就直接固定,然後拉開一個更大的笑容。

外麵天色已經徹底漆黑,神父關上教堂的大門,屋內亮起明黃燈光。

“沒關係。”

寂靜中,精英男開了口,語速很慢,聲音很輕。

他依舊沉穩淡定,雙手交握放在桌上,隻是金絲鏡片下的眼神一點也看不清。

“您能收留我們這些流浪者,給口飯吃,已經是莫大的恩惠了。”

這句話就像是一個開關,很快就有人跟著接上。

讚美飯店的辭藻華麗而熟練,流暢又抑揚頓挫,每個人都爭先恐後。

一時之間,大廳裡充斥著僵硬而虛假的熱鬨。

但顯然神父很喜歡,他的表情頓時寫上了“愛聽多說”幾個大字。

“魔女的饋贈

……”

而謝庭月完全冇有理會他們,事外人一樣靠在椅背上,微微闔眼。

他好像記起來了。

之前被困在副本裡當boss的時候,百無聊賴中,他看過不少迷宮副本。

無儘迷宮的副本正常情況下,會有五個等級,分彆為S,A,B,C,D,難度依次下降。

而S之上還有厄難級彆鎮守,但那些基本都在迷宮最深處,基本冇有人能夠到達。

至於正常的等級,又會按照難度分出五顆星,星級越多難度越高。

還有一些特殊的副本會帶有標簽。

帶標簽的副本不能按照正常等級評估,它們由於特殊性,內容會更奇怪,但獎勵也會相較於正常同級更為豐富。

隻不過帶標簽的副本,通常難度等級不會太低,少說也要A級四星往上。

而這個副本帶標簽,卻隻有A.級二星,還是個人們口中相當有名的福利本。

“係統。”謝庭月在心裡盤算,“你能分析彆人的屬性麵板麼?”

“可以。”係統馬上給了迴應,“您想看哪一位的?”

他聞言眼睛微動,不著痕跡地環顧一圈後說道:“以太值。”

“我要看所有人的以太值。”

“請稍等。”

然而這一次,係統卻沉默出了與它工作效率不符的時間,“……抱歉,容我再確認一下。”

謝庭月隨意地曲起手指敲著桌麵。

台上的神父滿臉笑意。

半晌,係統略顯猶豫地回覆道:“分析完畢,請問需要逐一彙報嗎?”

“不必,直接告訴我平均值。”

“……排除掉您和主角,在場九位的以太平均值為,負一百五。”

謝庭月敲桌子的指尖停了一下。

他緩緩坐直身體,稍加思索,換了個比較小眾的問法:

“是誰拉高了平均值?”

“那位。”兔耳朵朝對麵一指,“目前隻有他的以太值是正的。”

也就是說,一桌八個都有病。

“哈。”謝庭月終於忍不住嗤笑出聲,“符合我對這個副本的印象。”

畢竟,標簽“貪婪”卻居然隻有A.級的副本,也算是獨一份的騙局。

“愚不可及。”

他盯著空中浮著的幾個數值,眼裡儘是嘲諷。

“迷宮的天上,怎麼會掉免費的餡餅?”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