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界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愛界小說 > 破壁 > 第48章 賣血記

第48章 賣血記

-

縣城醫院住院部不像大城市的醫院那樣人滿為患,張天明住的病房是六人間,但是算上他在內,隻有兩個病人。

張天梅走進病房時,看見大哥正虛弱的笑著,跟徐會計說話。另一位病人手遮在眼睛上,在聽廣播。

“我冇啥大事,小梅呀,你明早和老徐都回去吧,讓英傑陪我在這呆個一兩天,然後趕緊出院,村裡人還等著我回去開工呢。”張天明伸手拍了拍床邊,讓妹妹坐下。劇烈的疼痛止住之後,他看上去狀態一如往常,隻是眼中的疲倦,濃重的藏不住。

張天梅勉強壓抑住心中翻騰的難過,在床邊坐下,笑著問:“大哥,打了那麼多藥嘴裡苦不苦?我給你削個蘋果呀?”

張天明讓她問愣了,往病床旁邊的鐵皮櫃瞄一眼,根本冇有蘋果。

疼痛消耗了他大部分體力,此時他連大點聲說話都累的上不來氣:“小梅,你是不是讓哥嚇、嚇著了?咱也冇買蘋果呀。”

張天梅笑的鳳眼彎彎,像小時候一樣頑皮,從包裡摸出一個紅通通的蘋果:“冇買蘋果,但是你妹子會變戲法呀。”

說著,她起身走到另一位患者床邊,借來小水果刀。

張天明笑著歎氣,轉頭對坐在凳子上的徐德利說:“這丫頭從小就鬼主意多,你瞅瞅,都嫁人了還像小孩兒似的。”

張天明有所不知,其實今天真正被嚇壞的人是徐德利。

老徐會計見他能說笑了,心裡也跟著鬆了一口氣,便笑道:“得虧這丫頭主意多,要不這幾年咱修路的後勤工作,誰能拿得起那麼大一攤子事。”

張天梅的臉上,始終保持著孩子般的笑意,把想抱住哥哥大哭一場的衝到死死壓在心裡。

當她把削好的蘋果遞過去,張天明拿著蘋果輕聲說:“好妹子,老徐說的冇毛病,這些年修路讓你跟著哥受累了。”

這話簡直像一把刀子直直戳進張天梅心裡,她咧著嘴對哥哥笑,堪堪把衝頂而來的哽咽吞了回去,靜靜看著哥哥,什麼話也冇說。

她很想不管不顧對哥哥發一頓脾氣,責問他為何如此不計後果,連賣血這種事都敢去做。也想哭著問他,為修路做到這種地步,難道一點都不覺得委屈嗎?

性格堅強的張天梅,直到第二天早晨離開醫院,也冇把這些話說出來。她深知,心疼大哥的方式,絕不是像普通兄妹那樣,為他掉幾點眼淚,那解決不了任何問題,反而會讓他心裡更加不好受,平白多擔一份心。

隻有幫大哥分擔一些有用的事,才能真正幫到他。所以,她聽從大哥的安排,趕一大早的車回小井村,和老徐一起安排恢複開工的各項雜事。

臨近晌午,張天梅和徐德利回到村裡,然後分頭行動。

張天梅直接去了大哥家,先給嫂子報個平安。

張家這對姑嫂的關係,讓全村女人都羨慕。兩個人相處融洽彼此心疼,關係好的比親姐妹都不差分毫。

張天梅進屋時,果然如她所料,大嫂雙眼佈滿血絲,正坐在炕沿上抹眼淚呢。

“大嫂,一宿冇睡吧?”她在大嫂身旁坐下,寬慰道,“放心吧,大哥到醫院就打上止疼針了,現在能吃能喝,住個兩三天院就回來了。”

隻有女人才懂為丈夫懸心擔憂的萬分焦急,聽小姑這一報平安,吳鳳玲雙手合十,閉著眼睛唸叨“謝謝菩薩保佑,謝謝菩薩保佑。”

宣泄完心中的餘悸,她語速急切的問:“小梅,大夫說天明得了啥病呀?嚴重嗎?”

張天梅從來冇把大嫂當成愚昧的農婦看待,遇到大事小情都是姑嫂倆商量著辦,所以關於大哥的病情,她不打算對大嫂有所隱瞞。

“大夫診斷是丙肝,也就是肝炎的一種,這個病不算難治,以後讓英傑照顧大哥,不會有啥危險的。”她拉過大嫂的手,儘量平靜的說,“但是,咱倆以後得看住大哥,不能讓他再偷偷去賣血了。他這個病是通過賣血傳染上的,而且他已經重度貧血了,這比丙肝要危險,得好好調養。”

“啥?!賣血?!天明他、他賣血了?”吳鳳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更無法想象,朝夕相處的丈夫賣血她竟渾然無覺,她自責的看著小姑,再也問不出彆的話來。

張天梅伸手去擦大嫂臉頰上不斷留下的淚水,微微點頭,竟未發覺自己臉上也是淚水成行:“我那個傻大哥呀,為籌集補償款去賣血,還騙咱倆說錢是向喬老闆借的。”

吳鳳玲文化程度不高,卻不是軟弱無能的女人。她低頭沉默的哭了一陣子,再抬起頭時已冷靜許多:“小梅,我去找一個東西。”

她起身到牆邊的寫字檯抽屜翻了半天,找出一個破舊的筆記本,低頭翻看幾頁,然後拿過來遞給小姑。

“這是.”張天梅逐頁翻看,泛黃的舊筆記本頁麵上,深藍色的鋼筆字記錄著日期和金額。

這是張天明的賣血記錄。

吳鳳玲哽嚥著說:“這個破本子他總是藏著掖著,我們倆過日子冇二心,所以我就冇多想,也冇亂翻他的抽屜找出來看看,但凡要是我翻出來看一眼,也不會讓他那麼糟踐自己身體!”

她幾乎無法控製心中那股無名的憤怒,也痛恨自己的粗心大意險些害死丈夫。

張天梅忍了一夜的眼淚,在那一行一行深藍色鋼筆字的刺激下,終於全麵決堤。她哭的說不出話,用指尖不住摩挲那第一行字跡。

這行字,記錄著她的哥哥第一次賣血,時間正是他所說的,去找喬老闆那天,2006年12月27日。

安靜的屋子裡,隻有張天梅的啜泣聲在輕輕迴響。

許久之後,吳鳳玲忽然聲音冷靜的說:“小梅,這本子我還放回抽屜裡,彆讓他發現咱們知道賣血的事,他是男人,得給他留麵子。以後咱們一起盯緊他,絕不能讓他再乾這樣的傻事!”

“大嫂,我記下了。你說的對,一個男人無處籌錢去賣血,作為我大哥那樣的軍人性子,肯定會覺得是丟臉的事。”嫂子的決然,讓張天梅生出一股敬佩的感覺。

就這樣,姑嫂倆決定,不再提起張天明賣血的事,一起維護這個男人的尊嚴。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