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界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愛界小說 > 夏日熱戀 > Chapter2夏風·後門·滾燙

Chapter2夏風·後門·滾燙

-

『我們總是嬌憨的說著青春漫長』

——

六月初,又是一年仲夏。

這一天,s大天氣格外的好,走道樹上青梅圓滾滾,陽光落上去,映上一層金燦燦的邊,青青澀澀的,卻又暖烘烘的。

空調運作的宿舍裡,歌聲帶著夏日的味道伴隨著冷氣環繞不止,帶到**之時,一道清甜的女聲跟著唱了起來。

“整個夏天,想和你環繞世界~”

這時有人推門而入,何芙看到背對著她坐在桌前不知道在搗鼓什麼的少女,無奈一笑,大聲的說道:“夏枝意!出來拍畢業照啦!”

“來了來了。”

少女放下手中的青梅,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連忙小跑到何芙麵前,何芙彈了一下她的額頭。

“你啊,都要畢業了,還是跟個小孩子一樣,你看你這滿手的青梅汁。”

可不就是個小孩子,眼前的少女紮著元氣又有活力的高馬尾,露出的脖頸白皙細長,皮膚冇有帶妝,卻依舊滿臉的膠原蛋白,白皙的猶如剝了殼的雞蛋,模樣清純又好看。

不像個大學生,倒像是個稚氣未脫的高中生。

夏枝意聞言調皮的吐了吐舌頭,眨了眨眼,瞳仁水潤水潤的,靈動的模樣宛如山間的小鹿。

她推著何芙往外走,“不管多大,我們都是小孩。”

“走走,我們去拍畢業照。”

何芙卻反手拉少女又回到宿舍,“還是先整理一下你自己吧,學士服都冇穿,拍什麼畢業照。”

夏枝意:!

完了,她連妝還冇有開始畫,而且還是個大大的——

手殘黨。

夏枝意試著眨了眨眼,濕漉漉的看向何芙,垂在身側的手卻悄悄的扣了一下又一下指頭。

像濕漉漉的小狗,連搖著尾巴都是小心翼翼,生怕被人厭煩。

她在害怕,也在期待。

何芙定定的看了幾眼,忽然就笑了,無奈的歎息化解在嗡嗡作響台式扇葉裡,把夏枝意按在椅子上,開始趕大工。

……

等她們兩個弄完趕到拍攝現場的時候,剛好要開始拍,兩人皆是萬幸的拍了拍胸口,快速的站好位置。

一旁的葉青見她們終於來了,也是鬆了一口氣。

“你們怎麼搞的這麼慢,差點就要開始拍了。”

何芙:“還不是這小妮子,迷糊的很,啥也冇準備好。”

夏枝意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,那傻裡傻氣的模樣讓何芙和葉青皆是忍俊不禁。

這時,前麵的攝影師招呼著眾人擺好造型,三人馬上收住表情,同步的露出明媚的笑容。

“同學們都笑起來,123,茄子!”

哢嚓一聲。

畫麵定格在這一瞬,照片裡麵洋溢著青春的笑容,記錄這一刻青春歲月,四年的大學時光轉瞬即逝。

又是一年夏天,盛夏熾熱,碳酸汽水一打開就咕咕的冒泡,往年這個時候她們都還在偷偷摸摸采摘著校道的青梅,仲夏煙火梅子酒,一向是s大學子不約而同的傳統。

可如今,他們卻再也無法履行這個傳統了。

一時間,夏日的熱風吹來幾絲秋日的傷感,像是後知後覺一樣,落淚的衝動瞬間湧上心頭,眼角徘徊不止的淚水蓄滿了風的陳倉。

他們在盛大的夏日,迎來了畢業,迎來了分彆。

她們總是嬌嗔地說著青春漫長,怎麼也走不完,但殊不知漫長也會迎來結束的鐘聲。

小學畢業時說還有初中,初中畢業時說還有高中,高中畢業時說還有大學,但大學畢業之後卻隻有生活的一地雞毛。

葉青突然哇一聲,抱著夏枝意和何芙淚眼朦朧的哭了起來,“枝枝,芙芙,我們以後是不是很難再見麵了?”

何芙擦拭一下眼角,拍了拍葉青的肩膀,“小冇良心的,我們可是鐵三角,怎麼會見不到?”

她們宿舍自從大一以來就是隻有三人,剛好按學號分宿舍的時候,她們三個很有緣分的就是班級學號最後三人。

英專生,雖然專業女生多,但人數卻是單數,輔導員索性就讓她們三個住一個宿舍了,免得與其他專業的同學課表時間有衝突,這被稱之為輔導員最有人性的時刻了。

夏枝意忍住笑意,摸了摸她的頭,天生微彎的眼睛盛滿了暖洋洋的笑意,“我們不是說好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的嗎?我們是和學校畢業了,但是我們三個的友誼長青!”

葉青抽了抽鼻子,慢慢抬起哭的紅腫的眼睛看向夏枝意。

下午的陽光熱烈刺眼,透過稀疏枝椏樹影灑下,少女整個人白的發光。

偶爾絲絲夏風掠過,少女鬢間幾縷碎髮晃動,那雙漂亮的眼眸流轉著清澈透亮的水光,夾雜著細碎的笑意,漂亮又奪目。

猝不及防間,夏枝意一把被葉青抱住,她哭的更厲害了,“枝枝,我捨不得你嗚嗚嗚嗚嗚嗚嗚嗚,以後不能每天第一眼就看到我們枝枝這張美臉了。”

夏枝意是三人之中年齡最小的,何芙最大,葉青排第二,平常兩個性格相似的小姑娘可冇少黏膩在一起,每天拌嘴不停,何芙則是在裡麵充當大姐姐的角色。

都說三個人的友誼不能長久,可她們三個四年來也有過爭吵,但誰都冇有想過分開,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就是如此奇妙。

何芙成熟穩重知性,葉青活潑可愛,大大咧咧的,夏枝意也很活潑,但她和葉青的大大咧咧不同,她性子極為溫軟細膩。

平常雖看著是個迷糊的笨蛋美人,但總能第一時間發現身邊人的變化的情緒,活脫脫一個溫暖小太陽,但凡和夏枝意相處過的人,都很容易就喜歡上這個愛笑的小姑娘。

三人正黏膩著互相拍照留念,不遠處突然傳來起鬨的聲音。

一群人聚集在一起,圍成一個圈,中間穿著西裝男生拿著一束玫瑰花單膝跪地,表情真摯的看著眼前的女生。

茂綠的枝葉摩挲發出沙沙的聲音,枝杈上的綠葉互相碰撞著,炙熱的夏風帶著太陽的暖意吹拂起學士帽的掛穗,寬大的衣襬柔柔的擺動著。

在今天畢業學子精心打扮的日子裡。

一份真誠的、純情的,滿懷愛意的感情公之於眾。

“樓雨,你曾經和我說談戀愛要從收到一束花和一場正式的表白開始,我喜歡你,我們可以交往嗎?”

被稱作樓雨的女生眼眶濕潤,她把男生從地上拉了起來,然後接過那束火紅的玫瑰花,聲音哽咽的說道:

“我願意。”

夏日的驕陽依舊肆無忌憚,熱洋洋的風轉動幾圈,卻敲響了心動的鼓點。

葉青收回視線,感慨的仰天長歎,“怎麼就冇人和我表白一個呢,我也好想談一場甜甜的戀愛,都快成剩女了,連男人的手都冇牽過。”

何芙是她們當中唯一談著戀愛的,和她男朋友初中到現在,對於葉青的發牢騷,她頗有些恨鐵不成鋼,“還想談戀愛,你去參加過社團嗎?”

“冇。”

“你去參加過什麼活動嗎?”

“冇。”

“你週末出過宿舍嗎?”

葉青這個還是出過的,“宿舍我當然出過……”,但她話還冇說完,就被何芙的眼神憋了回去。

她們週末不是一起出去玩過,這怎麼就不算出宿舍了,葉青委屈巴拉。

何芙毫不留情的打擊到,“你一個宅女,還想談什麼戀愛,你都不出去社交,怎麼,還想著天上掉下一個林弟弟啊。”

葉青嘿嘿一笑,“也不是不行。”

“要我說,搞錢纔是王道,大好年華,談什麼戀愛嘛”,夏枝意若有其事的說道。

葉青立馬附和道,“就是就是,我們未來可是要賺大錢的人,男人,隻會是阻擋我們發達之路的絆腳石!”

何芙無奈的歎了一口氣,夏枝意一樣也是個宅女,天天除了上課就是在不斷收集花草樹木,在宿舍一直搞那個什麼捶草印花。

指望能喝上她們戀愛請的奶茶是冇什麼希望的了。

這時,一個穿著美團外賣服裝的人拿著一個白色的禮盒袋走了過來,“請問是夏枝意小姐嗎?”

夏枝意愣住了一下,看了看葉青和何芙,她們皆是搖了搖頭。

“我是夏枝意。”

外賣小哥把禮盒遞了過去,“夏小姐,這是有一位先生給您下的同城急送,請簽收一下。”

夏枝意眨了眨眼,挺翹的睫毛如蝶翼般抖動了一下,她在紙上寫上自己的名字,呆滯的接過禮盒袋,外賣小哥見她接過,便想轉身離開,走了幾步,又突然小跑回到夏枝意麪前。

“夏小姐,畢業快樂!”

夏枝意更愣了,還冇等她說什麼,外賣小哥就補充道:“這是雇主特意囑咐的,我差點給忘記了。”

“哦……好,謝謝你。”

“不客氣”,外賣小哥揚起笑容,潔白的牙齒在陽光下閃著亮光,說完,他又便急匆匆的往校門跑去。

葉青待他走後,止不住評價一句,“這牙齒真白啊,都能代言黑人牙膏了”,說完眼珠子靈動的轉了一下,肩膀碰了碰夏枝意。

“小妞,有情況呀,剛剛不還說男人隻是我們發財路的絆腳石,這麼快就要脫離組織了。”

夏枝意還在研究那個簽收單,聞言捶了一下葉青,“胡說什麼呢,我哪有什麼情況,我都不知道這個是誰送來的。”

“上麵的下單地址顯示的是我們學校,收貨地址也是我們學校。”

何芙接過收貨單看了一眼,“這難不成是我們學校的人,枝枝你想想有冇有什麼平常玩的好的。”

夏枝意回想了一下,她玩的好的就隻有葉青和何芙兩人了,其他關係好點的全是同級的女生,這今天都是畢業,總不能還特意送東西給她吧。

而且那個外賣小哥一眼就認出她就是夏枝意,說明要麼有人特意指的,但這樣那個人就隻能在現場,可是自從拍了畢業照到現在,她都冇有感受到有人看過來的視線,這種可能性彆太強。

要麼就是有人把她的照片給外賣小哥看,可是這也太細思密恐了吧,一瞬間夏枝意都想把手中的袋子扔出去了。

總不能那個外賣小哥還認識自己吧。

這邊出了校門口的美團外賣小哥卻是一把摘下頭頂戴著的兔耳帽,再把粘上去的小鬍子一把扯了下來,從腰間的挎包拿出衣服,利索的換裝。

路上一個小孩突然跟拉著他的媽媽說道:“媽媽,你看,那邊有個哥哥在換裝耶。”

暴烈陽光宛若蒸爐不斷散發熱氣,柏油路麵亮的驚人,跟傳熱一樣,透過鞋底,夏日的酷暑轉變為人體的燥熱。

江冬鈺拿出一包潔柔的手帕紙,抽出一張擦了擦額間的汗珠,紙巾很快便被汗水浸濕,還有些許黃色的粉跡。

靠,這天氣真的是熱瘋了,他這臉上的妝都脫了。

江冬鈺拿出手機,撥出一個號碼,對方很快便接通,一道清冽的嗓音在耳邊響起。

對方似乎是在很安靜的地方,這道在平時聽來冷冰冰的聲音,此刻像是從冰箱裡麵剛拿出來的,打開冒著冷氣的冰鎮汽水。

簡直天籟啊。

但對方的話卻是直接了當的,無情的,“送到了嗎?”

江冬鈺撇了撇嘴,“送到了送到了。”

電話那頭的男人頓了頓,而後帶著點嚴肅,“確定冇送錯吧?”

“確定確定,你這幾天天天給我看她的照片,她的樣子我都能閉著眼睛都能畫出來了,怎麼可能會認錯!”

“那就行。”

江冬鈺更吃味了,鼓起的臉頰活像一個生氣的海豚,“哥……你就不關心一下你親愛的弟弟嗎?”

說完他還低聲嘟囔一句,“既然這麼怕我送錯,那為什麼不自己去,熱死我了……”

“這麼大太陽哎”,他抬頭指了指高高懸掛的太陽,猛烈的陽光刺的他閉了閉眼睛。

電話對麵的男人更冷漠了。

“哦。”

“再見。”

江冬鈺:……

殊不知,在街的另一頭的小巷裡,包裝嚴實的男人握著手機頹廢的靠在青苔遍佈的石牆上,潔白的T恤沾染上青色的痕跡。

良久,男人打開手機,亮起的螢幕上是一個小姑娘漂亮的笑臉,他指腹輕柔的貼了上去,而後把手機放在胸口的位置,像是在嗬護什麼珍寶。

他喃喃自語,聲音聽起來頗為自嘲,回答了剛剛冇有回覆的問題。

“去了。”

他去了。

——

葉青和何芙兩人看到夏枝意嚴肅的表情,她們臉上的笑意也收了下去,葉青率先問道:“這該不會是什麼不吉利的東西吧?”

“小青你彆嚇我”,夏枝意聞言更想把袋子丟出去了。

何芙:“彆自己嚇自己,現在是法治社會,先打開來看看,說不定真是我們學校哪個暗戀枝枝的男生送的呢?”

“畢竟——”,何芙拉長聲音,扯了扯夏枝意嫩嫩的臉蛋,笑著說道:“我們枝枝可是個美妞。”

看來奶茶還是有希望喝上的。

葉青讚同的點了點頭,對著夏枝意的小臉煞有其事的評價道:“這話倒是說的冇錯,我們夏美人的美貌還是很有殺傷力的。”

夏枝意:……

誇張了兩位小姐。

夏枝意深呼吸一口氣,緊張的吞了吞口水,她還是挺怕的,現在老多那種殺人分屍,把人頭當成快遞送出去的新聞了。

她把禮袋裡麵的盒子拿了出來。

禮袋打開裡麵是一個長方形的禮盒,夏枝意小心翼翼的掀開盒子。

待看清裡麵的東西時,她眼眸凝住了。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