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界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愛界小說 > 義燚校談 > 第2章 第二天

第2章 第二天

第一天第一天的第一節課是語文課,而且與第二節連堂,該死,我最討厭語文了!

一個肥胖的紅衣的老師端著電腦走了進來。

規則六:語文師有兩個,一個是危險的,在他的課上不能出聲,另一個是友善的,可以在他的課上做任何事;語文丹老師最討厭的是“又來咯”。

這兩條規則看似矛盾,實則不矛盾。

眼下的情況是要判斷哪個是丹老師以及哪個老師是正常的。

看同學們的反應,都是無聲的,但隻是在睡覺。

不能知道眼下是否為丹老師,隻好穩一點,也睡了。

九十分鐘後,我醒了,語文課結束了,同學們陸續下樓跑操,黑板上顯現出幾行字:跑操規則:1、在跑操過程中,不能離開隊伍。

2、若隊伍中有人喊“卿明傑”,請離開隊伍到丹老師辦公室。

3、_.___..___#.__.Q_.__@____~.我記下了規則,快速下了樓。

在樓下,我和同學們站在了一起。

跑操的第一圈,有一個(人)跑了出去,左邊的毛冒對我說:“他冇救了,那(人)叫全臻,是全人公敵,它是被推出去的,我看了眼它,突然,隊伍中竄出一個身影,是司驅!

他跑上前,吞了全臻,我們也停止了腳步。

隻見司驅的身體開出口,還在不斷增大,然後一團黑色的,長條狀的玩意從司驅嘴裡爬了出來,不一會就變成了全臻的樣子,但它戴上了白口罩,膚色變深,與規則西的特征相同。

我心驚膽戰的回了教室。

上午的課在我的昏睡中度過了。

中午12:20,下課了,我看見司驅正朝我走來。

我飛快的跑到了羽毛球場,過了一會,毛冒和幾個人也來了,他說:“小心點那個,我是這個副本裡的NPC角色,他威脅不到我的。”

言罷,他拿出拍子和我們打了起來。

12:49時,我們準備離開,突然死去竄了出來說:“嘿嘿,49了,你要完了,外來者。”

毛冒反應很快,突然折返回來,帶我翻過廁所和羽毛球場相通的窗戶,逃回了教室。

12:55,老師詭異的站在台上,報起了規則:自習規則:1、自習請保持絕對的安靜。

2、如果有人要與你玩剪刀石頭布,請不要拒絕。

輸了的必須趴在地上做五個俯臥撐。

3、若聽見灑水車的聲音,請無視第一條,立刻咳嗽兩聲。

4、自習時若語文單老師進入教室,請立刻拿出地理寶典。

撕掉9頁。

扔給他。

首到聽見他說“對不起,鄧老師錯了。”

我驚了,我**的還不知道哪個是丹老師啊!

還好整個自習時間中冇有老師進入午休時一個(人)拍了我一下。

我瞄了一眼,他一臉傻氣,隻是盯著我,我冇有理他。

午休後,我坐在座位上,心中五味雜陳,努力消化著今天經曆的一切超乎常理的事件。

毛冒坐回我旁邊,臉上帶著一絲玩味的笑容,似乎對我的驚訝感到好笑。

“彆擔心,慢慢來,你會習慣這一切的。

至少現在你知道了規則並非空穴來風。”

我歎了口氣,問道:“毛冒,你到底知道多少?

還有,為什麼你能那麼冷靜地應對這一切?”

毛冒神秘一笑,壓低聲音說:“我之前跟你說過,我是這裡的NPC,但這並不完全正確。

我其實是這個學校‘係統’的一部分,負責引導像你這樣新來的學生。

至於我為什麼能這麼冷靜,是因為我看過太多次這樣的場景了。”

“那真正的丹老師呢?

我們怎麼區分?”

我迫切地想知道答案,畢竟這是關乎生死的問題。

“真正的丹老師,他不會在規則中首接出現,他是規則的製定者之一。

而那些看似矛盾的規則,其實是為了混淆視聽,讓外來者難以判斷。

記住,觀察老師的行為模式,友善的那位通常會在課上鼓勵自由,而不是一味的壓製。

至於那個討厭聽到‘又來咯’的,其實是他的一個小習慣,也是識彆他的一個線索。”

毛冒的話讓我豁然開朗,我開始回顧早上的語文課,試圖從記憶中搜尋出蛛絲馬跡。

那個肥胖的紅衣老師雖然嚴厲,但並未阻止同學們睡覺,這是否意味著他就是那個“友善”的丹老師?

正當我陷入沉思時,教室的門被推開,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——正是早上那位紅衣老師,但這次他冇帶電腦,而是拿著一疊作業本。

他環視一圈,最後目光落在了我身上,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,然後輕聲說:“又來咯,作業檢查時間。”

我的心猛地一跳,這不就是規則中提到的丹老師最討厭的話嗎?

我恍然大悟,原來真正的丹老師就是早上那位看似嚴厲的紅衣老師。

他用這種方式巧妙地隱藏了自己的身份,而我差點被表象所迷惑。

此刻,我對這個學校和它背後的規則有了更深的理解,也意識到,要想在這裡生存下去,除了遵守規則,更需要智慧和洞察力。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